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言論自由

推特封特朗普號事件中的公權、私權與言論自由

鄧聿文:因特朗普公職人員的身份,對他的個人言論要求也應遠高於一般公眾,他的推特言論理應具有高度真實性和公正性。

貴為總統,竟然被一家社交媒體平台宣佈封號,贊之者稱是美國民主的勝利,你看,連總統的推特賬號都敢封;毀之者稱是美國民主的死亡,推特變成了言論審查的機器,專制國家的“騰訊”,言論自由從此不存。

推特對特朗普賬號的永久封殺,不僅在英文也在中文輿論場引發了巨大爭議。推特的封號之舉,其背景是1月6日的國會山騷亂,普遍認為特朗普在這場騷亂中起了煽動作用,若不是他不肯在總統大選中認輸,不斷指控大選舞弊,散佈陰謀論,煽動支持者“問罪”國會,就不會出現他們衝擊國會,導致至少五人死亡的事情。推特在解釋封號的理由時就稱:“在經過仔細審核近期特朗普賬號的推文及相關問題之後,特別是這些推文在推特上和其他地方如何被解讀後,由於擔心更多煽動暴力風險,我們已經永久停用了該賬號。”

換言之,推特方認為,鑑於已經出現了暴力且特朗普的推文很可能到1月20日新總統就職典禮之時會繼續引發暴力——據説極右組織放話要干擾拜登就職典禮——所以永久把總統的號封了。顯然,推特援引了美國司法史上由大法官霍爾姆斯針對煽動性言論是否屬於言論自由保護範圍的問題而於1919年首次提出的那個著名的“明顯且即刻的危險”原則。

特朗普的推特該不該被平台永久封號,在爭議雙方來看,本質上是特朗普的推文作為總統或個人的言論自由,是否應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的問題。對支持者而言,特朗普作為總統,顯然不該發佈帶有陰謀論色彩的煽動文字,這些文字不受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但在反對者看來,特朗普的推特賬號屬於他個人而非總統的,即使他有煽動暴力之嫌,也受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何況推特封他賬號原本就無關言論自由,而是這些“左派”社交媒體看特朗普不順眼,藉助國會山事件,以所謂煽動性言論違反言論自由為藉口,打壓特朗普,不讓他的7500萬選民聽從特朗普的呼喚,要隔斷他和他們的直接聯繫。因此美國民主已死。

美國最初的憲法是沒有包括言論自由在內的人權保護內容的,當年建國先賢在起草憲法時,認為只要憲法沒有限制的,就都允許,但反對者認為憲法必須納入人權內容,否則,13個州議會的多數就不批准。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憲法後來加了統稱為“人權法案”的十幾條修正案,其中第一條即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確立宗教的法律,不得制定禁止自由信仰宗教的法律;不得制定剝奪言論自由的法律,不得制定禁止出版自由的法律;不得制定法律,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請願的權利”。雖然“人權法案”是妥協的結果,體現建國先賢的妥協和包容精神,但信仰、言論和出版、結社等自由,卻是憲法賦予公民的絕對權利,“絕對權利”的意思是它們受憲法絕對保護,不能“打折”。從200多年前美國亞當斯政府制定《懲治煽動叛亂法》壓制公民言論在當時遭受廣泛抨擊看,政府不能立法限制民眾的言論自由非常明顯。

言論自由或者自由的言論對民主之所以非常重要,是因為它對公民參與公共事務和監督公權力的行使都不可或缺。離開了言論和批評自由,民主要麼變形為獨裁,要麼淪為多數人的暴政。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政府不能立法剝奪言論自由,限制的是政府的權力。從第一修正案的立法精神看,被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顯然屬於公民個體而非政府的權利。政府或者公權力沒有言論自由,它們的“言論”不受憲法保護,至少不能像保護公民一樣來保護政府或公權力的“言論自由”。這樣,政府或公權力就不能像個人一樣想説什麼就説什麼,想怎麼説就怎麼説,若政府發佈虛假、挑釁、煽動、毀謗性信息,無疑要承擔後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